关灯
护眼
    !

    古暖暖:“所以我找四个。没办法,这个东西,反应必须得快。”不能人家都出拳了,她还在愣着。

    江茉茉问:“那句话咋说来着,天下武功唯快不破。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,你脑子理解到这儿也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玉都豪庭,

    江苏起身,领下任务,“我知道了叔。暖姐……咳,我婶儿一般会交代我做这件事,我知道怎么安排不被她怀疑。”

    江尘御嗯了一声,看着又瘦了的侄子,鼎为科技最近没少让他操心的,新一号系统他让公司的人试验过了,确实很靠得住。

    未来宏图,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这是侄子的公司,他或许真的会派人过去交涉,将其划在江氏旗下。

    江尘御又说了句,“多吃饭,少熬夜,身强体壮路才能走的远。”

    没有好身体,一切都是虚妄。

    江苏知道叔叔是关心他的,也在关注着他的发展,“我知道了叔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江尘御看着穿上西装像个大人的侄子,他眼中,仿佛还是许多年前乳臭未干的毛楞小子,被他时常捶打一番,管教一顿。

    现在,他真的,开始像自己了。

    望着江苏的背影消失,何助理也感慨了句,“感觉小苏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三个都是没长大的孩子。”江尘御开口。

    何助理知道所指是谁,“太太很厉害了,小姐也有手腕。”

    江尘御想起家里一窝让他操心的,便起身,“走吧。”最令他操心的,就是那个很厉害的。

    翌日,

    古小暖和江苏的想法,不谋而合。“太棒了小苏,我也是这样想的。我打算找这个俱乐部的拳击手试试。”

    江苏:“这家店的不行,那挣挣钱可以,做个兴趣爱好,我认识几个玩儿真的人,我帮你找。”

    古暖暖开心的把这件事交给了江苏。

    下午,江苏就把人带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面的人见到古小暖,难掩激动,却得憋着。

    “一个?”古暖暖迟疑。

    江苏点头,“先把这个打赢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听何助说,这个人是暗桩最‘废’的,当初进入,也是因为他那个对手自己没站稳,脚崴了,然后被他没多费力,就打进去了。

    当时还都问江尘御,比赛要不要作废。

    江尘御看着说:“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靠运气赢也是赢。

    即使是最‘废’的,但是,他也是层层,自己打上去的。

    一个,古小暖有些松懈,因为这太简单了,她单挑……

    竟然没挑赢?

    古暖暖第一局下来,没落到一点便宜。

    她意外了,眼中的兴趣腾起了。

    小苏苏去哪儿找的好苗子,这么能打?

    古暖暖活动了一下手腕,开始认真对待。

    江大小姐斜靠着桌子,赏着眼前的擂台,吃着桌子上的水果,“小苏苏,这小伙可以,打听打听,叫啥,联系方式,给你姑留一个。”

    江苏:“……恐怕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江茉茉瞧着,这个也好帅,动作行云流水。那些打拳的要么是吓人的壮,要么就是丑的不行,这个已经算很好看的。

    江茉茉就想加上联系方式,看看对方的朋友圈,有没有分享腹肌啊,照片啊,如果有视频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江苏说:“我怕咱家散了。”

    苏凛言要是知道他老婆这事儿,直接追根查这个男人的信息。

    万一追着追着,最后苏凛言和他二舅哥见面了,怎么办?

    江苏是不会让这个家散的。

    但耐不住,江大小姐拿着水瓶,亲自过去要。

    傲五见到大小姐亲自来给他送水,问他要联系方式,是局促不安的,“不,我,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来之前,被先生叫到跟前,亲自叮嘱:不许留下任何联系方式,结束就离开,不要被我太太追踪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先生为什么会这样说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,第一个是发生了,问他要了。

    第二点,是结束时,发生了。

    古小暖觉得人家是个她佩服的,还想和人家约以后,“你做什么工作的?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给你一天双倍的工资,来这里陪我一起练拳。”

    傲五拒绝了。

    古暖暖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欣赏的对手,还想拉拢人家,结果人家跑了,于是古小暖就在后边追了。

    傲五: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大小姐也过去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