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他不去翻阅,是因为在他心中有比这更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“吾弟已壮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只道了四个字,便闭上双眼,脸上毫无喜色,满是悲意。

    身具贪狼、七杀命格的韩信拜当世一流的兵家巨擘尉缭为师,又习得了《太公兵法》……

    专诸之刺王僚也,彗星袭月。

    聂政之刺韩傀也,白虹贯日。

    要离之刺庆忌也,苍鹰击于殿上。

    每逢大事,天必降兆。

    不是席卷天下的大乱,天生便是战场名家的贪狼加七杀,哪里需要如此提升?

    赵公明不知当初救下韩信是对是错,只知道,乱世,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“收起来罢,吾观之无用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会无用?兄长可是担心吾是偷拿?我今见兄长前已面见师叔,得师叔允许。”

    “走罢,去拜见汝之哥嫂、阿母,谢过养育吾弟之恩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看了桌案上的竹简一眼,眼中满是不舍。

    移开视线,轻轻一叹,起身率先出屋。

    他修的是出世神仙,却为怜惜苍生而入世,与神仙渐去渐远。现在的他,哪怕是看黄帝飞升前的心得,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始皇帝在会稽待到第四日,武城侯王翦到了,带着能跑能跳的小孙子王离。

    嬴政抱起小王离逗弄着,王翦跟在身边,满眼慈祥。

    “朕正想着去找你,你怎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哪里君见臣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伐楚前,可不就是朕去见的你。若不是朕承认有错,你依旧不领兵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时年轻,不知深浅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没过几年。”

    聊到这,两人就都没话了,只有王离嘿嘿傻笑着,叫着王翦教了十数天的始皇帝。

    说话还不顺溜的王离,始皇帝这三个字倒是喊的字正腔圆,配上幼儿大大的眼睛,可爱就完了。

    逗得嬴政哈哈大笑,不住得用袖子给小王离擦口水。

    “你这娃娃,也知道朕是始皇帝嘛?哈哈哈!”

    二人一道吃了饭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小王离也没有走,坐在始皇帝怀里喝着乳娘的奶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物?”

    王翦盯着孙儿手中犹如袋子的物事,不知道为何孙儿一撮上面的头就出奶,挺稀奇。

    “成蟜弄出来的,他就会弄这些无用之物。

    “就是个羊皮袋,塞子上扎了几个孔。朕说叫奶袋,他非要叫奶瓶。”

    王翦呵呵笑着,望着孙儿在始皇帝怀里吃的正香,心道一句还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贵族有乳娘喂养,并不需要奶瓶。

    且没有冰箱保鲜,奶瓶中的奶一天都保存不住,对贵族而言,说是无用倒真没有错,这物事本来面向的受众就是平民。

    在嬴成蟜的设想中,变法成功,民众手中有钱了。请不起乳娘,但能买得起牛奶、羊奶的时候,才是奶瓶问世的时候。

    煮沸杀菌倒入奶瓶,让婴幼儿自己抱着奶瓶喝,比用勺子喂好一点点。

    又吃了一会,始皇帝突然问道:

    “你觉得那竖子怎么样?为王可乎?”

    王翦一脸慌张,筷子都掉在了地上,告罪一声,猫腰去捡。

    “捡它做甚!”

    始皇帝一脸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装一辈子了,不累?从伐楚开始就装,朕在你王翦眼里,疑心如此之重乎?”

    大秦战神神情尴尬,老脸有些挂不住。

    心照不宣的事,陛下你怎能说出来呢?

    “将军就该直来直往,有甚说甚。个个皆跟朕演戏,没一个讲真话的,是优伶还是将军?”

    提到讲真话,始皇帝便想起了刚离世不久,披甲闯宫,敢骂他鸟人的蒙骜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罢了,你不必说了,朕不想听。吃过这顿饭食你便走罢,你的领地朕也不去了,免得你再多想。只要不闹出造反,一切皆你做主,朕甚都不管。”

    王翦愣住了。

    离开咸阳也就一年的时间,他却有些认不得眼前人了。

    “乏了,你慢吃。”

    将小王离放在桌案旁,始皇帝放筷离席。

    王翦抱起孙儿,望着明明是个袋子的奶瓶,急步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始皇帝东巡可没带公子,公主,奶瓶这无用物事,分明是给他孙儿王离准备的!

    老将拦在始皇帝面前,神色羞愧,不知说什么是好。

    始皇帝面无表情,但是脚步却是站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王翦这么聪明的人,听不出朕乏了是借口乎?朕不想见你,你出来做甚?”

    王翦举起孙儿。

    “离儿离了陛下,哭闹不止。”

    掌指用力,小王离感觉到疼痛,一把将奶瓶丢在地上,哇的一声就哭了,小身子用力扭着想挣脱魔爪。

    嬴政一把抢过,抱在怀中慢摇哄着,看出王翦暗中作祟,剐了王翦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也配为大父?”

    王翦讪笑着,弯下这辈子都没矮过的腰身,探身引着始皇帝入室。

    始皇帝闻言无动于衷,冷漠以待。

    老将低着头。

    “翦在东海,陛下在咸阳,这是翦与陛下的最后一面了。陛下看在此份上,莫要与翦一般见识,可乎?”

    始皇帝默然。

    这次东巡完毕,他或许还会巡行,但应该不会来东海这边了。

    兰陵县城的事过了半个月,依然没有叛逆扬言造反,诛他而又快,可见齐地这块很安稳,不需要他再来镇压。

    这些跟他一起打天下的人,渐渐都逝去了。

    不是生离,就是死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