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八嘎,可恶的小贼。不要被我抓到,否则一定让她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深井家主看着眼前空荡荡的库房,拔出腰上的武士刀,就一顿乱砍。

    “家主不好了,直村和边度家也传出宝库被盗的消息,还……还有沪王府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发泄了一通之后,深井家主大步走到外面,阴翳的目光看向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八嘎,一群饭桶,连我们自家的库房都看不好。”

    他怒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转而又挥刀杀了两人:“搜,决不能让可恶的贼人跑了。”

    三更半夜,整座东洲城,因为宝珠这一波骚操作,焦躁不安。

    许多在睡梦中的人都被吵醒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沪王府宝库中的王总管,才刚被宝库中放了出来,双腿发虚,被搀扶着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额头上出现一个大包,狰狞的可怕。

    十三公子本来已经睡下,听到外面的动静,找来小斑鸠一问,才知道沪王府的宝库失窃,被一个小贼一夜之间搬空。

    “我们王府宝库里的宝物众多,一个人根本搬不空,除非这人是神仙。”

    十三公子抿着嘴唇,摇头不认同。

    “这分明是里应外合。贼人不止一个。”

    小斑鸠不太懂他说的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但是前院传来的消息,王总管一口咬定,就是被关在牢里的那位女公子干的。”

    十三公子微张着嘴:“这是王总管说的?”

    小斑鸠点头。

    王总管为何要撒谎?

    就算是这位女公子,神通广大,能逃出大牢,但也不可能一个人能搬空整个王府的宝库。

    宝库中的财物,有多少,他就算没见过,不用想也知道。

    岂非一人之力,说搬走就能搬走的?

    他父王一向爱收集宝物,其中天南地北的宝物,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父王若是知道,他家被掏空了,会如何?

    十三公子不敢想象,仔细一想,又觉得,王总管是怕他父王责罚,才把一切罪责推到那位女公子身上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思来想去,除了这位女公子有这个能力,联合外人盗走宝库里的东西,那还有谁可以?

    “嘶,不对啊?她怎么知道,我们沪王府的宝库在哪里?”

    很快,有一个消息,让他更加大脑宕机。

    “直村,深井,边度家都被洗劫一空?而且还是同一个人所为?”

    十三公子哑然了。

    这下他也猜不到是谁了。

    “时刻注意前院的消息,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来禀报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,桌上已经收拾好的包袱:“再等几日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总管,不好了。牢房,牢房里的那位女公子,又回去牢房里了。”

    被派去牢房的小厮,跌跌撞撞的回来。

    王总管站起身:“什么!她还敢回来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他,面容狰狞可怕,如同地逃出来的恶鬼。

    “走,都去牢房看看。”

    王总管不放心的带着人往外面走,他要看看,这个女公子到底有几个脑袋,竟然一夜间,搬空他们所有人的宝库就算了,还敢回到牢里。

    带着人走进牢房。

    原本看守牢房的三人,战战兢兢的围着宝珠,捏腿的捏腿,捶肩的捶肩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人,在牢房里搭了个炉子,按照宝珠的指挥,烤着鸡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