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澎山湖上,水波激荡,灵机如破碎的泡影炸开,气雾朦胧,隐约见得三道身影在厮杀,纷乱无比。

    常安没法占据上风,这两个大敌的手段十分老辣,所属境界,已是磨砺到了极致,像是特意训练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吼”

    他极尽杀伐,迸发出绝强的战力,一口剑器铮铮而鸣,斩灭袭来的术法,再是贴身杀上,在方寸间交锋,刀光剑影,透着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惹了什么祸,竟遭到袭杀。”

    源英冷眼旁观,吞下一颗疗伤的丹药,运转着盘西剑经,身上萎靡的气机,一点点的在回升。

    “常天骄,我俩送你下去。”

    僵持了一段时间,那两名神秘的筑基境强者,动用了某种秘术,竟是一点不爱惜身体本源,将威势推升到了巅峰。

    某一瞬间,两人的战力跨越了筑基境中期,来到了更上层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常安面色一沉,知晓得动用极端手段了,那就是逆转太白西经,爆发出更强的战力,斩杀大敌。

    这种手段,十分厉害,但太过损伤身体本源了,哪怕后续能补益回来,但终究还是会留下一点瑕疵,不到万不得已,他实在不愿动用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苍蝇,胡乱嗡嗡。”

    这时,雁楼外走出一道身影,心念一动,已是踏着一重重的水波,来到了一名神秘强者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将手一拂,破开了袭来的攻势,一步向前,半弯着身躯,大手似天柱倒折,一把按住敌手的头颅,将其整个砸压入了澎山湖中,掀起滔天的水花。

    “该杀!”

    又一个青年杀了出来,他手做大枪,一拳轰出,整个天地都在震颤,另外一名神秘强者神色大变,竭力去战,却是被打得连连咳血。

    “这两人又是谁?”

    澎山湖旁,众修满脸的懵逼,突然杀出来两名神秘强者,袭杀常安,转瞬又跑出两名高人,护住常安,拉扯来去,十分曲折。

    “气意沉凝,莫非是广秀仙宗某一脉的长老?”

    有人猜测,后面来的两位筑基高手,是广秀仙宗的长老,那种气度,很是不凡。

    “两位道兄,常安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常安拱手道谢,这两位冒出的帮手,他并不陌生,分明是甲十一区的两位狱卒。

    这两人,不是普通的狱卒,和他一样,与陈生有所渊源,若不是隐居黑渊大狱,怡然自得,此时早已名传一方了。

    “一家人,莫见怪。”

    望助、蔡顾令摆手道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,渊源极深,根底都在黑渊大狱,和陈生牵挂,彼此互帮互助,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那两名落入下风的神秘强者,悍然杀来,蔡顾令和望闲自是不惯着,眼神变得淡漠,有几分黑渊大狱囚徒的痕迹,下起手来凶悍无比。

    局势一面倒,蔡顾令和望闲当真是隐居高人,不动则已一鸣惊人,横推无敌。

    “哪里冒出来的高人。”

    源英心中腹诽,眼前着大敌就要被坑死,最后却是峰回路转,跑出两名高人来助,让得他白开心一场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,该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常安空出手来,眼眸一转,落在了源英的身上,虽然那两名神秘杀手不知从何而来,但总感觉跟叱灵仙宗有所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要杀我?”

    源英警惕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常安提剑而出的身影,洒脱俊逸,下手却是凌厉无比,剑风带着隆冬的冷意,剑光更绝,将太白西经的精髓展露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源英心中有怒火,作为一个天骄,被人如此的羞辱,自是想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他运转盘灵剑经,舞动剑器,呼啸生风,夹杂着愤怒的火焰,与常安厮杀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撕拉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两剑,瞬息见碰撞了数十次,以源英牵动伤势而告终,他被一剑斩在身上,血染衣袍,再无一丝天人出尘之气了。

    “燃我之真气,斩杀大敌。”

    源英很清楚,再斗下去,根本不敌,只能运转秘法强提精气神,压住伤势,在短时间内,将敌手镇杀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气势在变强,澎山湖的水一层层的排开,底下咕噜噜的翻腾,像是天意垂青在一个人的身上般,让他变得至尊至贵,轻易一动,就有翻江倒海的威势。

    虚天一震,他动了,手上剑器的光辉,明亮如阳,一剑落了下来,像是云层裂开了缝隙般,太阳真火溅落下来。

    常安没有大意,功法转动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锐利之意,再是没入了剑器之中,一剑斩落,灿金刺目,隔着虚空,都能感受到锋芒难挡。

    “锵”

    两道剑意,在虚天中角逐,上天入水,搅乱得四方不宁,不等剑意平复下来,两大天骄又是一阵厮杀,激起更大的波澜。

    撑了一阵,源英从巅峰中跌落,面色一白,显然是知晓下场了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常安面容肃穆,气意不降反升,看着大敌,以最强一剑,送其寂灭。

    “源英折了。”

    雁楼上的修士,看得真切,源英跌倒在了澎山湖上,身上有一道深邃的剑痕,将其生机都给磨灭了。

    望着这一具尸体,众人心中有所触动,道途残酷,无法将潜力转化为能力,依旧无用。

    “那突然杀出的两位神秘强者,也被斩了。”

    同时,众人发现,蔡顾令和望助也将敌手给收拾了,而自身半点不曾折损,着实是神勇威风。

    “广秀仙宗,真是人才辈出。”

    泛红湖水,三具尸体还未沉下,常安等三人没说话,却是听到了一声赞叹。

    “嗖”

    刹那间,常安三人脊背发毛,汗毛一根根的倒竖,他们僵着身子,一点点的回转,终于看到了身后站着的一个老人。

    他站在那里,和天地自然极为的融洽,面色宁静,嘴角还带着一丝微笑,但没人感到温暖。

    “这种压迫感,绝对不是筑基境修士能够拥有的。”

    蔡顾令眼神中,带着浓郁的凝重之色,分析着双方的战力,以及种种反击的手段,但都没底,直觉告诉他,不可动手,动手就会死。

    “金丹真人?莫非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望助已经猜到了,这是一尊金丹真人,如果没错的话,应该是叱灵仙宗的金丹真人,冲沉入湖底的三具尸体,就有理由镇杀了他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