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可让陈墨奇怪的是。

    当地的民众,一部分人谈论起王舒来,都说他是个好官。

    剩下的一部分人听到王舒的名字,则是避之如蛇蝎,缄口不言。

    陈墨还是花费了十两银子,从一家酒馆老板的嘴里,了解到了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原来王舒每个月都会以衙门的名义,向各个商户收取除税钱外的例钱。

    而民生刚刚开始恢复,还是起步,商户根本赚不到什么钱,为了能支付得起税钱和每月的例钱,商户们只能对商品进行加价。

    而这,最终只会让百姓进行买单。

    陈墨通过酒馆老板的只言片语,终于明白为什么一部分人谈论起王舒来,会说他是好官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每月的例钱,总会有商户不想交或者交不起的。

    而王舒就会从中挑出一個典型出来,然后当着全县百姓的面,将这家店铺的老板抓起来,把店铺查抄。

    百姓在这家店铺买到了加价的商品,自然不会念老板的好,反而会怨恨老板,而王舒此举,无疑会让在这家店消费过的百姓解气,自然也就会念王舒的好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百姓看到王舒当着众人的面惩戒奸商,为民做主,则会下意识的认为他是个好官,从而提升对他的观感。

    而王舒也起到了杀鸡儆猴的目的,其他的商户们自然也就老老实实了起来,谈到王舒时,也就缄口不言了。

    理清这些后,陈墨不得不惊呼王舒这一手玩的六。

    起码就刚开始而言,连他都上当了,认为王舒是个好官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对方是一个高操作的贪官。

    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令,在侠义之风浓厚的夏林混的风生水起,没人敢戳穿他,那就说明这王舒的背后,肯定还有人。

    为了拔出萝卜带出泥,陈墨决定引蛇出洞。

    故意向王舒暴露自己在调查他的事。

    江河县衙门后院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说,今天有个人,在向你们问关于本官的事。”

    县令王舒背负着手,在后院来回走动,不一会儿转过身来,看着面前江河县中各家商铺的掌柜。

    “向你们打听本官的这人,长什么样?”王舒道。

    “面冠如玉,英武非凡,一看上去就像是某个大家族的公子一样。”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穿着白衣,身边还有美女作陪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停靠在码头的那艘楼船,就是他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语。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王舒脸色一变,脑海中浮现出昨晚在福泽客栈见到的“陈树”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你们把和本官合作的事,告诉他了?”王舒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哪敢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什么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众掌柜连忙表示没有出卖王舒,让他放心。

    可王舒已经放心不下了。

    那人出身肯定不凡,现在却莫名的调查自己。

    肯定是掌握了一些关于自己的事,要对他不利。

    若是让他捅了出去,最后让朝廷知道。

    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不行,为了以防万一,必须通知上面。

    “嗯,本官知道了,为了感谢汝等的忠心,免除一个月的例钱。下去吧。”王舒挥了挥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