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经、经常?”陆母咋舌,看了看同样惊讶的陆父,“看来他们两人在一起有段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”小姑娘回想了下在车上时,陆燕礼对她说的话,“小叔叔说,他们在大学就在一起了,现在已经在一起八.九年,都快十年了!”

    陆母错愕,“怎么可能!这小子平时不是泡吧就是跟人到处乱混……看着就不像是……”

    陆父倒是比较沉的下心,“说不定是装装样子,为了气对方的。”

    不过他们确实很意外,甚至还有些难以置信,毕竟老二平时这么不着调,成天花天酒地的,妥妥的一个情场浪子,没想到,骨子里竟然如此的深情,跟一个小姑娘纠缠了快十年。

    这也变相说明,老二认真了,不然不至于跟对方在一起这么久。

    但这事他们也不好问萌萌,而且看萌萌的样子,似乎已经将自己知道的全都跟他们说了,再问她具体的情况,她大概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还得多亏了萌萌,要不是萌萌说,他们恐怕还要被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陆母心里不是滋味,“都在一起这么久了,老二怎么从来都不跟我们说,我又不会反对他们。”

    陆母眉头皱紧,掏出电话就要给陆燕礼打过去,“不行,我得跟老二说下,既然决定在一起了,就好好对人家,成天这样不着调的,像什么话,等人被气跑了,他怕是后悔都来不及……”

    陆父阻止她,“别,先别打,萌萌不是说了,老二现在在那个舒舒那里吗?你这样打过去,万一说了什么不好的,被舒舒听了去,你让人家心里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也对,”陆母收起手机,眉头依旧没有放松下来,“等老二回来,我再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小萝莉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然后她手机就收到了刚到酒吧的陆燕礼发来而消息,陆燕礼自己没手机,用的是司机的手机,“萌萌,你没跟我哥说漏嘴吧?”

    虽然他知道他哥不是个多嘴的,根本不会问他的情况,但陆燕礼还是不大放心,万一他哥突然抽风发神经,或者刚好有空,想起了他这个亲弟弟,问了萌萌他去哪了呢?

    他哥这人这么敏锐多疑,萌萌一有什么破绽,他肯定能察觉到他又去了酒吧。

    萌萌打字很慢,一个字一个字地敲,陆父陆母还在忧心忡忡,压根没注意到她这边的情况,她回他,“没有,爸爸没有跟我问过你。”

    陆燕礼松了口气,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但气松完了,又觉得不是滋味,他又发,“他真的没问过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小姑娘老老实实说,“爸爸一直在跟工作玩,他连跟我说话都没时间呢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,小姑娘都有些抱怨了。

    这话多少还是安慰到陆燕礼了,他哥还是爱他的,只是他更爱工作而已,正当陆燕礼准备结束对话时,萌萌又发来,“虽然爸爸没有问,但是爷爷奶奶问起你了。”

    陆燕礼:“!!!!”

    “我爸妈今天怎么会在陆氏?”

    萌萌依旧在慢腾腾的打字,陆燕礼等不及了,又快速发过去,“你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萌萌抿着嫣红的小嘴儿,艰难地将刚打出来的“我也不知道”删掉,重新打了一行字,“我说你去找叔叔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