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由于是直播。

    陈振东这话一出。

    网上的风评一下变了。

    之前还在声讨陈振东人渣,婚内出轨,简直是人间败类的网友,大部分都对他抱以同情。

    说他也不容易,摊上这样一个灾星。

    秦萌萌才去了秦家没半年,秦家这么大的一个大家族,硬是被克的快破产了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这灾星的威力有多大。

    陈振东能坚持这么多年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出轨又如何?

    跟外面的女人生了孩子又如何?

    人哪有十全十美的。

    最起码,日子过的再困难,人再倒霉,他还是咬牙担负起了丈夫和父亲的责任,没有临阵脱逃,放弃秦萌萌和她妈妈,这已经很伟大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要个孩子,又没杀人放火。

    由于灾星身份一出,几乎没人帮萌萌说话,都在觉得陈振东不容易。

    而现场,陈振东更是对秦家的现状感到幸灾乐祸,恨不得早日破产,表面却直叹气,惋惜道:

    “哎,至于秦家人,其实我之前也劝过他们的,我那女儿就是个灾星,谁养她,谁家就倒大霉!但他们偏偏就是不信,我不给他们,他们还扬言要对我的孩子下手,真是好心没好报!这不,遭报应了吧!那么大的一个公司,想保都保不住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更同情他了,也对秦家人的感观差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秦母差点都想把电视给砸了:

    “这些媒体都干什么吃的,我们家的危机早就解决了,他们不知道吗?居然全部人都被陈振东牵着鼻子走,他说什么就是什么,脑子呢?不用可以捐了!”

    要不是陈氏离秦家太远,过去要一个多小时,秦母都恨不得过去当众澄清。

    旁边的秦湛倒是清楚,娱乐圈和商圈虽然有部分联系,但消息却不会传的那么快。

    何况,这事昨天才刚解决完。

    也只是在内部圈子里流传开来了。

    这些娱乐媒体,得在商圈有点人脉,才能第一时间知道内幕。

    秦母说完,看了眼安静的周围,皱了皱眉头:

    “秦宴和萌萌呢?他们去哪了?怎么没看到他们人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老秦,你怎么这么淡定?”

    看到一旁戴着老花镜,镇定自若地看着报纸的秦父,秦母心里窝着的火突然就上来了:

    “敢情萌萌不是你孙女,是我一个人的孙女是吧?”

    秦父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!老大,”

    秦母皱眉看向同样没吭声的秦湛,这父子俩,一个比一个沉得住气,“他都这么欺负到我们头上了,你就什么都不做?”

    秦湛捏了捏眉心,怀疑秦母的更年期提前到了,这脾气,真是一天比一天的火爆,很难不怀疑,老二的暴脾气就是遗传了她,

    “妈,你不是问秦宴和萌萌去哪了么?”

    秦母侧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秦湛淡淡说:“等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振东还在跟媒体说着,萌萌到底有多能克人。

    被众人围着,他显然很得意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舆论是向着他的,公司股价很快就能上去了。

    他笑容更大,侃侃而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