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孔大由行了一礼,匆匆离开,往内务堂而去。

    唐寓风看着四人道:“诸位道友,这里是碧云宗,不是瑶山,也不是星玄宗,更不是你们家族,我碧云宗自有法令,胆敢挑衅宗门威严必将严惩不贷。”

    四人已经被吓到了,他们平日自持大家族,称霸一方,自以为高贵,如今面对一个发怒的宗门,才知道原来自己是那么渺小,一旦和宗门开战,除了灭族,没有第二条路。

    可笑他们开始还想威胁宗门,讨些好处,心里一阵后怕,纷纷拱手道:“是,我等遵守碧云宗的法令。”

    再不敢提为家族子弟开脱的事。

    四人走后,唐寓风一挥手道:“都散了吧,今日之事不要乱说。”

    众人行礼,看向杨林提着的头颅,眼神复杂的纷纷散去。

    八位祖师看着杨林也是心中惊骇,知道杨林战力强横,以前生死斗擂台上一对十,筑基时又产生了天地异象,没想到居然如此强横,筑基期就能格杀金丹修士。

    如若成长起来,必能守护宗门一千年,老祖的眼光果然独到,众人看向杨林的目光也柔和了。

    唐寓风看着杨林道:“你也回去休息吧,此事我还要去向老祖禀报。”

    杨林丢下头颅,行礼道:“是,弟子告退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四道遁光飞往青云峰顶,待了两刻钟方回,回来之后,杨林几人的资料成为了机密,一名筑基修士被派出宗门执行任务,暗中保护一个偏远的小山村。

    晚上,杨林下半身泡在温泉里,趴在温泉浴池边上,闭目思索着下午的战斗,王嫣和南宫晓一左一右为他梳理头发,揉着肩膀,聊着些趣事。

    今天第一次击杀金丹修士,和他想象的差不多,金丹初期修士全身灵力运转,全力防御,破防力量在四万到五万斤之间,看基础而定,如果在施法或者攻击,就更低。

    金丹中期破防力量不会超过六万斤。

    杨林肉身突破后,纯肉身便有三万多斤的力量,配合灵力,速度,各种装备,“精气神”融合,完美爆发,能打出七万多斤的力量,只要贴身,破金丹修士防御很轻松,没修炼过肉身的基本可以做到秒杀。

    这便是天道筑基,“法,武,神”三修,越到后面,成长越高。m.

    以前觉得高高在上的金丹修士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王嫣问道:“师兄似乎有心事?”

    杨林闭着眼睛道:“下午被金丹修士偷袭了,刚刚在感悟。”

    两人吓一跳:“师兄没事吧,怎么在宗门也会被偷袭。”

    杨林道:“没事,周家的人,过几天便会处罚在练功场行刺杀之事的家族子弟。”

    南宫晓道:“这些家族子弟真是跋扈,幸好几个弟弟妹妹没事。”

    杨林道:“我每个月可以在宗门领丹药,刚好够你们两人修炼,王姐姐你还是修炼起来吧,就算不能结丹,修为高一分,安全也能高一分。”

    南宫晓道:“给王姐姐吧,这么多年下来,有师兄送给我的炼丹炉和火精果,我听了师兄的讲道,算法精进,炼丹成功率提高了不少,已经是二阶炼丹师了,领取的派送和贡献也多,够我修炼的,等我以后能突破三阶炼丹师,便不缺丹药了。”

    王嫣点头:“我听师兄的。”

    两日后,远在孟州东南山谷的周家收到了碧云宗的战帖,一名金丹老祖被格杀当场,一时间诺大的家族震惊的同时,愁云惨淡,闭关的老祖立刻出关,召集家族长老开始商议。

    第二天,周家一面开始整顿家族,一面在三名金丹修士的带领下,带着大量礼物到碧云宗请罪。

    这一次连碧云峰迎客的钟声都没有响起,掌门黄霄和各堂长老负责接待,周家三名金丹修士连宗门金丹祖师的面都没见到,不过不敢有丝毫不满,献上大量礼物后,表示犯错的子弟由碧云宗按法令处罚,绝不袒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