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等飞鸟跳到高台上的时候,他粗略的扫了眼这里的情况,眉头微微挑了一下。

    真惨!

    只见高台之上,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十具尸体,看他们身上的服饰,应该就是所有来到熊三镇的星忍村忍者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家伙把自己的同伴都杀了.不对,还剩一个.

    飞鸟抬头看了过去,就见那个身着灰色战斗服的男子手上还掐着一个女人的脖子,那个女人眼角流下一串泪水,脸颊已经憋成了酱紫色,一副马上咽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女的,好像在哪见过?”

    盯着那个女子看了一会儿,飞鸟右拳猛地锤在左手上,一脸恍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上次狂炫九根红薯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闻言,本来心如死灰的夏日眼神忽然波动一下,巨大的羞耻感暂时压下了她求死的念头。

    夏日艰难的挪动眼珠看向跳上高台的男子,身体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认识。

    他是熊之国的国民吗?

    想到现在高台上的情况,她张了张嘴,好像要对着飞鸟说些什么,但因为咽喉被人掐住,导致她无法发出完整的声音,甚至连提醒对方快跑的义务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夏日刚刚升起微光的眸子又暗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最后看了一眼冷酷的泉君山,慢慢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飞鸟单手揉捏着下巴,看了看地上这些尸体,然后又看向站在不远处的二人,视线在二人之间来回游动一会儿,嘴里时不时发出“嗯~嗯~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嗯,我好像明白了!”

    微微一愣后,泉君山侧头看向飞鸟,一副悠闲的样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明白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打量着泉君山那副说不上好看的相貌,飞鸟眼中闪过一道红芒,沉声道,“伱打算献祭你的同伴,召唤域外来客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扫了眼躺在高台上的同伴,泉君山沉默一下后,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见对方居然承认了,飞鸟心中顿时一突。

    自己居然猜对了?

    这个星忍真要召唤大筒木?

    吗的,你这是刨我们祖坟啊。

    想到大筒木一族那毁天灭地的能力,他深吸了几口气,强行压下心中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是如何知晓,陨石可以召唤域外来客的?”

    现在他最想知道就是这名星忍是如何知晓陨石可以召唤域外来客的?

    这件事实在有些奇怪,他一个穿越者都不知晓这件事,这个星忍是如何知晓的?

    无视了那个快要咽气,但还没有咽气的女星忍,飞鸟盯着那个男子看了起来,他必须得找到源头,要不然就算消灭这一个星忍,还是会有别人冒险干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想过点平静的日子真难。

    域外来客啊?

    听到对面那名宇智波忍者的质问,泉君山不慌不忙的望向天空,然后他就发现今天月亮挺圆的。

    这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看到月亮了吧?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飞鸟见那个家伙盯着天空看了良久也没回答自己的问题,他下意识抬头看了过去,然后脸颊狠狠抽了一下。

    月亮??

    是啊,忍界是有外星人了,而且还住的不远,就住在月亮上。

    大筒木辉夜???

    卧槽?这块陨石能把大筒木辉夜叫下来???

    怎么不见黑绝用这个办法救他妈???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没准这个办法就是黑绝提供的。

    忍界阴谋一大堆,团藏一堆绝一堆。

    “原来幕后主使是黑绝吗?是宇智波斑前往木叶后产生的连锁反应,还是绝意外发现陨石和他妈有联系?”

    脑海中杂乱的线索让飞鸟一时转不过弯来,他现在只能从头开始理一理这个头绪。

    看着宇智波飞鸟眼中时不时闪过的思考之色,泉君山暗中砸了砸嘴,心情不禁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他感觉.

    可能不需要自己解释什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