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秦忠早就料到了。

    他拖到这么久才说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换位思考,刘昕在陆绍珩面前确实进退有度,从不越界。

    喜欢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“陆总,我没有胡说,我跟您多年,在您心里我肯定有所定位。”

    意思是,您好好想想。

    陆绍珩这会没心思,他心里记挂着白七七,没有多言。

    他想的是,无论秦忠说的是真是假,他对刘昕没有那个意思就对了。

    秦忠也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该说的已经说了,怎么判断那是老板的事。

    就是他父母那边不好交差。

    马上就是婚礼了,估计请柬都发出去了吧。

    秦忠这两天也被父母连番轰炸,他们操心,也期待。

    每次秦忠想找他们谈谈,都不忍心打断他们的那份心悦。

    娶儿媳妇了,就说明儿子长大了,成家立业,他们也就可以养老,儿子的事以后都交给儿媳妇操心。

    陆绍珩上了楼,体力不支,找到了秦瑜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大概最疼爱自己的人只有母亲。

    他一出现,秦瑜就看出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陆绍珩的身体靠在墙壁,“淋雨了,有点感冒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人了还不会照顾自己,我给阿深打电话让他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陆绍珩轻咳一声,“不用,我坐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秦瑜,“你得自己养好才能照顾七七。”

    陆绍珩没再拒绝。

    一个人连自己都照顾不好,怎么照顾爱人。

    陆绍珩吃了药,晚餐也在季远深的催促下吃了一些。

    至始至终他都没有见到白七七。

    季远深也没见着,白七七看到他也烦。

    “你老婆真是,脾气大得很呢。”

    季远深只差说:都是你平时惯的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谁都知道不能留,她怎么就那么死心眼,一定要留下。

    陆绍珩微磕着眼,困意很浓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季远深这个混蛋给他吃的什么药,这么困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多人守在这儿也没用啊,又不是多大的病,有护士和护工照顾就够了,都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陆绍珩烦躁,“闭嘴!”

    季远深:……

    沈知初得知的时候在外地陪艺人出差,火急火燎的赶来时,看到陆绍珩和季远深坐在一起。她怒气冲冲,有种要刀了陆绍珩的气势。

    季远深深怕她冲动犯错,赶紧把人拽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放开我!”

    “放开!”

    她也是挣扎,季远深越是把她的手攥得更紧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行不行!”

    季远深把她抵到墙角,“这里是医院,情况已经够乱了,你再来闹还让不让人活了?”

    沈知初想抬脚踢他,男人一早就有觉悟,用膝盖顶住了她的腿。www.

    这样的姿势,让季远深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他们每次缠绵,他也喜欢用膝盖压住她的腿。

    实在是她不听话,甚至有点蛮横。

    算起来他们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有亲密接触了。

    季远深要求过,沈知初说身子不方便,得等一个星期。

    现在正好一个星期过去了!

    季远深的体内很快窜起一股火苗,看她的眼神也变得灼热。

    “季远深,你摸哪儿呢,你个老流氓,放开!”

    沈知初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她还没看过白七七呢,这男人是要急死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