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千帆横空,逐波云海。

    随着朱雀军团抵达离州城郊,轰轰烈烈的大迁徙拉开了序幕。

    这一次“大转移”动静极大,暗中的妖魔鬼怪蠢蠢欲动,若是让各大郡县自行分散撤离,风险太大,抱团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故而,离州下辖各大郡县先转移到离州城,等全州百姓汇聚了,到时候在朱雀军团与离州兵马、大神通修士的庇护之下开始“大迁徙”。

    一连几天,每天都会有大大小小的飞舟从离州各大郡县疾驰而来,离州城郊的飞舟驿站变得极为忙碌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成百上千飞舟战船悬空云雾之中,场面壮观。

    许多人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多飞舟宝船,算是大开了眼界,生平头一回。

    驿站群峰林立,楚尘盘膝坐在高峰云巅,默默守护云雾中的飞舟战舰,防范妖魔鬼怪侵扰劫掠。

    也就在他打坐潜修间,耳旁传来了小鬼仔的神识传音:

    “师兄,小云和虎子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楚尘闻声,缓缓睁开了双眸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在知晓即将迎来“魔炁降临”后,小徒弟悉云就找上了楚尘,说是想要回一趟樟丘部落。

    小徒弟悉云乃是青云先生转世,少年老成,极有主见。

    楚尘对他颇为放心,什么也没说,也没给他意见,赐给他一道【崇宁真君关羽符】护身,给了调拨麾下兵马的符令,又派了一艘小型飞舟给他。

    说起来,眼下西南八州的飞舟、飞天宝船极其紧缺,外面已经找不到飞舟宝船了。

    天朝仙庭下辖驿站的运力有限,为了调来足够的飞舟宝船,离州一众高层都纷纷调动自己的人脉,使出了浑身解数。

    楚尘也不例外,除了地元商会,他还从中州马家、金蟾宫借来了大量飞舟宝船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他调拨飞舟也就是一句话的事。

    “咻咻咻~”

    说话间的功夫,一道金光从云雾中飞驰而来,不多时,金光一闪,两道身形出现在了楚尘面前。

    “师父(先生)!”

    楚尘抬眼打量了一人一虎,微微点头,目光落在了小徒弟悉云水身上:

    “云儿,情况如何了?”

    悉云神色平静,道:

    “我劝了,他不愿意离开!”

    楚尘微微点头,心中丝毫不意外。

    许多土著异想天开,不觉得魔炁降临是灾难,反而视作是一场机缘,或是轻视“魔域”的威力,心存侥幸,不愿意背井离乡,这种情况,数不胜数,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不过,令楚尘没有想到的是,小徒弟悉云能放下心中的芥蒂,坦然面对,这就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云儿,你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悉云悠悠一探:

    “他负我,我却没有他那般狠心,不过,种什么因,得什么果,他自己选择的路,谁也管不了,我问心无愧!”

    “大善!”

    楚尘眸中异彩连连。

    悉云见师父点头认可,内心许是释然了,放下了什么,顿觉浑身轻松,想了想,道:

    “他不走,不过部落里不少族人愿意跟我走,投奔我。”

    悉云说到这,顿了顿,又道:

    “当初不少族人事前偷偷暗示我,让我溜走.我接纳了他们,打算带他们去云州。”

    楚尘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鸡蛋不装一个篮子里的道理,天下皆通。

    樟丘部落正好有一位前途似锦的“前少主”,有了眼下这一幕倒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悉云脱口而出:“八百余人。”

    楚尘微微颔首,吩咐道:

    “我命人给他们安排船舱,今晚,咱们就准备撤离,后续到了云州,为师再帮你安排,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多谢师父!”

    悉云见师父没有多问,一口应下,心中担忧落地,顿觉轻松,拱手一礼,当即腾云驾雾,很是欢喜地朝着飞舟宝船赶去。

    “看来,小云是放下心结了。”

    楚尘心中颇为满意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,就有这般通透心性,不钻牛角尖,不沉溺于过往,殊为不易。

    修仙问道,百般道法,千般神通,终究是殊途同归,修的是“修心”二字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当夜,夜幕垂垂落下。

    离州城中的万家灯火依旧璀璨通明,然而,城中却没了丝毫“人气”,从街道到宅院,空空如也,成了一座空城。

    这座屹立边荒的雄城重镇花费十余年一点点建起,倾覆却只是一夜之间的事。

    “凌霄道友,本神准备妥当,请!”

    离州城上空,城隍神断苍巨型神躯岿然屹立,在其身后,黑云滚滚,十余万阴差冥神,阴兵阴将侍立一旁。

    作为城隍神,一方城池的守护神,一般情况遇上大军压境,他鲜少有机会撤离。

    城在人在,城亡人亡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是天朝仙庭主动撤离,谋划了好久,属于例外。

    “断苍道友,诸位弟兄,请!”

    楚尘话音落下,从袖中摸出了【州都管令】【提举城隍印】,调动体内法力,灌入一印一令中,行使离州都管之权,准许离州城隍府迁徙。

    “敕!”

    【州都管令】【提举城隍印】飞入高空,散发出道道金光,洒向了州城隍神以及麾下阴差鬼兵。

    “刷刷刷!”

    随着一印一令金光一赦,顷刻功夫,州城隍神以及身后十余万城隍府兵身上的“枷锁”一点点卸下,不再困束这方天地。

    等他们挣脱束缚,当即默默朝着城外悬空停靠的巨型宝船赶去。

    “启程!”

    随着离州城隍府一众鬼官阴差撤出州城,不远处悬空停泊的飞舟宝船也随之涌动,一场浩浩荡荡的千里大迁徙拉开了序幕。

    上千艘飞天宝船绵延数十里,【朱雀先锋神舰】打头阵,左右两翼,中军、后卫依次铺开,五大精锐军各司其职,而离州守备军以及一众大神通修士作为补充,防控网铺到了百里外,将船队牢牢庇护,防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整个船队井然有序,缓缓前行,动静不小,引来了地面上无数生灵窥视。

    有土著生灵,也有一众妖魔鬼怪、牛鬼蛇神。

    不过,面对如此庞大的船队,鲜少有人敢打主意,夜晚行程颇为顺利,一口气奔袭千里。

    【朱雀中军神舰】甲板上,镇南大将军,朱雀军主玉玄子,楚尘、州牧孟路、州城隍断苍、清竹居士等人分次落座,饮茶闲谈,一个个神情颇为轻松。

    当然了,离州城隍神断苍除外,强行斩断与离州城的勾连,城隍神断苍遭到天地反噬,身受重伤,一路上,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共事多年的老搭档州牧孟路忍不住问道:

    “老断,眼下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死不了,些许小伤很快就痊愈了,只是,诶”